氵清酒也想嗦荞麦面!

资深咸鱼,喜欢画画和写文文,很少发东西(还不是因为你太辣鸡了)
企鹅:1521624608欢迎扩列哇!

摸了只猫化轰轰,画不出轰轰万分之一的可爱!

一觉醒来表情包全没了,干脆就自己画了表情包,是轰轰的表情包!

【花怜】养成记③

       ①完结啦!之前说过很短小的
       ②依旧ooc严重

  没过多久,鬼市来了两位“不速之客”。
  两人突然出现在极乐坊之前,说是要见花城。
  几只鬼以为是闹事的正准备把他们轰出去,极乐坊里却传来一声,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  城主发话了,那几只鬼只能退下。
  慕情和风信快步进了极乐坊,本来是打算几个月前就来找太子殿下的,但是奈何公务在身,现在终于有时间了,两人火急火燎的就来了。
  “血雨探花,太子殿下呢!”风信一进来就大喊大叫着。
  花城瞄了眼正在认真练字的小谢怜。
  风信顺着他的目光自然看到了小谢怜,二话不说冲向他,“殿下!跟我回天界去!” 还没等到靠近就被死灵碟给拦下了。
  等最后一笔落下小谢怜才抬头去看什么情况,却看到一人死死盯着自己,只道:“嗯……你好?”
  “殿下!跟我回天界去!”
  小谢怜看着奇怪的两人,却不说话了,只见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朝花城跑去。
  “殿下你是被花城罐了迷魂汤了吗!” 风信激动起来。“你倒是说说啊!”风信撇了眼身后的慕情。
  “我尊重殿下的选择。”
  “你!”风信愣是半天也没说出话来。
  “两位请回吧。”花城笑眯眯道。
  “你好歹让我看看殿下!”风信忍不住了,人没抢回去只能看看情况。
  花城低头在小谢怜耳边说了几句,只见小谢怜缓步走到他俩面前。
  “殿下你没事吧?”风信的手还未放到小谢怜肩头就被死灵碟拍开。
  “谢谢关心,我很好。”小谢怜朝他笑笑。
  “殿下跟我们回去,到天界有办法恢复你的身体的。”
  小谢怜不免感到疑惑,“可是我没有生病啊?”
  “解释不清,总之殿下你跟我们回去就对……”风信还未说完花城就打断他了,“时间到。”
  一个响指,两人消失在了极乐坊。
  风信和慕情不知被传去哪了,总之有很多鄙奴。“可恶的血雨探花!”风信一边挥动着武器一般吼道。
  “哥哥不必在意哪两个怪人。”
  “嗯。”小谢怜被弄得糊里糊涂,什么天界什么恢复我的身体啊?
  懵懂着,差不多以是子时了,小谢怜回到自己以前沐浴之地,推开门,却见白雾萦绕,硕大的池子里有人一手搭在岸边一手玩弄着头发上红珠。
  似是感觉到有人进来,那人偏头。小谢怜才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  “啪”的一声关了门,还在外面念道:“罪过罪过……”
  花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,其实他早就感觉到小谢怜的靠近,没想到哥哥的反应这么可爱,他心情大好。
小谢怜躺在床上整个人却是坐立难安,脑子里不断闪现当时的场面,小小的手拍上脸颊,早已滚烫一片。
  小谢怜睡不着,起身穿好衣服出了大殿。
  就是是子时鬼市也依旧热闹,鬼是不需要睡觉的,只不过花城为了配合小谢怜也就睡着玩玩罢了。
  “小城主好!”街上的鬼都跟他打着招呼,小谢怜却一直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叫自己小城主。
  虽以前花城在旁不好去询问,现在是忍不住了,拉了一只鬼问道:“你好,请问你们为何要交我小城主啊?”
  那鬼轻笑几声,“小城主不是花城主的儿子吗?既然是儿子就是小城主呗。只是没想到花城主还不好意思,让你一直叫花城主哥哥,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  “……”小谢怜呆了,继续追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会以为我是哥哥的儿子?”
  这回鬼愣了一下,“难道不是吗?小城主跟城主夫人真的很像。”
  城主夫人?我跟“她”很像?“请问哪位夫人叫什么?”
 “谢怜。”
  “谢谢……”小谢怜有些恍惚,原来哪位极爱之人叫谢怜啊。
  “小城主不来吃点东西吗?”那鬼招呼着他。
  “啊,不用了。”小谢怜满脑子的城主夫人。
  自己在极乐坊一直没有见过哪位夫人,是哥哥不想给自己看吗?还是说哪位夫人已经……不行,不能这么想!小谢怜摇了摇头,再三决定,还是想找花城问问。
 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小谢怜来到了大殿前,若是自己万一撞到哥哥跟谢怜“姑娘”在一起怎么办,哥哥会不会就讨厌自己了?
  不过最终还是推开了大门,寝上只有花城一人,没有那位夫人,小谢怜有些失望,但同时又松了口气。
  小谢怜来到花城寝前,想要叫醒花城,但突然顿住了,哥哥平时已经很辛苦了,自己还是不要吵醒他了吧?这么想着小谢怜把手收了回去。
  岂料,“殿下有什么事吗?”花城醒了,他用手撑着自己的头。
  “呃,嗯……那个,哥哥那位极爱之人可在殿中?” 小谢怜有些不自在。
  “在。”花城嘴角勾起一丝笑容。
  果然是这样吗?哥哥果然不想让自己看见哪位“夫人”……
  “那我可以见见哪位‘夫人’吗?”小谢怜揪着自己的衣服道。
  “不可以。”
  小谢怜整个人都僵住了,自己惹哥哥讨厌了吧,哥哥会丢掉自己吧?想到这里小谢怜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,心头一股酸意,泪水慢慢凝聚在严重。
  突然,“因为你就是哪位‘夫人’。”花城道。
  “唉?”我就是哪位“夫人”?
  花城起身把小谢怜抱起,用手轻轻给他擦干眼中的泪水。
  “虽然殿下可能不会相信,但你确是就是哪位‘夫人’,我的极爱之人。”花城低声。
  “可是我才12岁……”小谢怜还是有些不相信。
  “因为途中出了点事故,我没能保护好殿下,导致你变成现在这样,但这颗心是真的,即使我变成了鬼,这颗心,仍然为殿下而跳动。”花城抓着小谢怜的手,放到心脏出。
  小谢怜能感觉到那颗心有力的跳动。
  花城捧起小谢怜柔软的脸,覆了上去。
  “哥哥这下信了吧?”
  小谢怜眼睛睁大老大,竭尽全力想让胸膛内那颗心平静下来,可是却越发跳动地强烈,好像前面的人都能听见。
  “所以哥哥快睡吧。”花城挪了挪身子,空出一大片低来。
  “嗯。”小谢怜耳根发红,慢慢爬进被子内,然后一头盖住脑袋,慢慢地又探出半个头来看花城。
  哥哥怎么能这么可爱!花城靠近小谢怜,用手环住了他,小谢怜开始有些有些不适应,但后来慢慢适应了。
  安心后睡意袭来,小谢怜睡着了。
  黑夜里,花城感到怀中人在不断的改变。
  “哥哥,别闹。”吐出一句却发现不对劲,猛的睁开眼,却发现怀中的人已经恢复了,谢怜把那件娇小的衣服撑开了,露出洁白的胸膛,脸颊微微泛红。
  这样的场面不断的刺激着花城的神经,许是被子掀开有些凉,谢怜不满的皱了眉头睁开了眼。
  变小后的种种画面在谢怜脑海里回放,好久才回过神来。
  “哥哥……”花城沙哑着声音道。
  “嗯?”谢怜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,“哈哈哈,三郎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  “哥哥……”花城把谢怜咚在墙上。
  “???”
  另一只手环上谢怜的腰肢,“等等!”但是花城现在又怎会听他的呢?
  红唇覆上那片柔软,不断吸吮对方口中的甜蜜……
  红塌上,满春色。
  -end-

【花怜】养成记②

  ①fafa带崽既视感
        ②ooc属于我
         ③幼儿园文笔
  
        “客官,来瞧瞧哈!”
  “上好的煎饼嘞,外香内脆!”
  红衣少年穿梭在人群之间,吸引多少少女的目光,但是他并没在意,低头问:“哥哥想吃什么?”
  小谢怜水水的眼睛不断向四周张望,突然在一处停下。
  花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一串串火红的糖葫芦插在木棒纸上,在阳光下,那糖葫芦的确显得诱人极了。
  “啊啊。”谢怜指了指糖葫芦,但又觉得不妥似的,收回了手,眼巴巴的望着糖葫芦。
  花城溺宠一笑,把谢怜放到地上,走上前去,掏出一根金条,“我全要了。”
  小贩见钱眼开,点头哈腰着道:“哎,好的公子。”正准备给他那东西装的时候却见花城又递过一根金条。
  “这木棒我也要了。”
  “好好好!”小贩急忙收了钱,把木棒给了花城,然后把金条放入自己衣服中,还要抱着,生怕别人抢去了。
  花城取下一串糖葫芦,想要给小谢怜,却又想到:哥哥现在还小,会不会牙疼?
  再看看小谢怜,他的目光一直盯着糖葫芦,眼睛里写满了两个字,想要!
  花城最终敌不过拿到炽热的目光,把糖葫芦放到小谢怜面前,这回轮到小谢怜犹豫了,明明很想吃,但又没有动作,好像觉得不应该吃这等食物。
  花城随即想到,哥哥是太子,怕是不准吃这种大街之物,毕竟大街上人多杂乱,溅起不知多少灰尘,不干净。想到这,花城对着糖葫芦吹了口气,然后笑着递给了谢怜,“哥哥,吃吧。”
  谢怜看了看花城,又看了看糖葫芦,许久吐出两个字,“谢谢……”然后一口咬伤糖葫芦,红糖很脆,咔嚓一声,裂开许许多多跳裂缝。
  谢怜小口小口的咬着,很注意自己的仪态,吃完一个后,抬头看看蹲在自己面前的花城。
  “哥哥,吃!”谢怜把糖葫芦转向花城。 小谢怜的灵智似乎已经跟身体的岁数想复合了,也会说话了。
  “哥哥叫我三郎便好。”花城说了句,然后与谢怜不同的吃法,一口咬掉了糖葫芦。
  他们这哥哥来哥哥去的,实着有些尴尬,小谢怜却道:“可是你比我大,这样叫不好,不然哥哥你就叫我……”想唤出自己的名字,谢怜却不知道自己叫什么。
  “殿下。”
  “嗯?”谢怜疑惑着看花城。
  “你叫殿下哦。”花城笑了笑。
  “可是,可是殿下不是只要太子什么的才可以叫的嘛,这样不好吧……”小谢怜抓住自己的白袍,搓了搓。
  “没什么不好的,您就是殿下。”花城把谢怜抱了起来。
  “那好吧。”小谢怜低着头继续啃糖葫芦了。
  事件过得很快,一月便过去了,而小谢怜的身体也在渐渐长回来,现在差不多已经12岁的样子了。
  “三郎哥哥……”小谢怜扯了扯花城的衣服。
  “嗯,怎么了殿下?”花城放下手中的
厄命。
  “就是……那个我想出去。”小谢怜纠结着道,不知为什么,花城不准他出这个宫殿,虽然他自己可以跑出去,但又怕花城会不开心。
  “殿下,不可以哦。”
  “花城主!”外面跑进一人,看到小谢怜后又顿了下,走到花城身边嘀咕了几句,只见花城眉头一皱,起身道:“殿下,你在这里不要动,我马上就回来!”
  小谢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吧?很快大殿中只剩下小谢怜一个人了。
  小谢怜环顾了一下四周,正准备到处晃悠晃悠。
  “孩子……”
  谁?!小谢怜快速转身,可是身后空无一人,那个声音还在继续,“孩子,我的还在……”
  小谢怜突然一震,双眸失去了光芒,朝门外走去。
  “对了,对了,快点过来。”那个声音催促着他。
  ……
  “殿下,我……”推开大门,却是空无一人,花城的脸色黑下去,硕大的宫殿隐隐震动,他的手拳头紧握,可以清除的看到哪暴起的青筋。
  那失子女竟敢!
  失子女,鬼如其名,是最近才入鬼市的一只鬼,失子女生前因为容貌被一家地主看起,当时失子女没有反抗之力,值得嫁入其家,因为身份卑微,没少被欺负,但是自从她怀孕生下一子后地主对他的待遇好了起来,本来失子女以为自己的生活会好起来的,可没想到就在儿子在12岁时因为见到自己大哥没有喊却被拉进柴房五马分尸,更狠毒的是,他的尸体还被哪去喂狗,失子女得知这一消息整个人都憔悴了,一夜之间竟然白了头发,从哪以后她的地位一落千丈,就在重阳的前一个晚上,据说的梦见自己的儿子,第二天她就发疯了,杀了地主全家,自己吊死在那地主的门前……
  
  小谢怜感觉什么东西在触碰自己,回过神却发现一个长相极其漂亮的美妇在抚摸着自己的脸。
  “这位姐姐,请问你是?”小谢怜话音刚落,美妇脸上瞬间狰狞起来,“傻孩子,胡说什么,我是你的妈妈啊,不记得我了?” 双手用力抓着小谢怜的双肩。
  “呃。”小谢怜被抓的有些疼。
  美妇瞬间松开手,“对不起,我的孩子,对不起,妈妈错了。”
  小谢怜注意到了她的脸色,他在花城那听过这种非人之物,小谢怜有看了看四周,发现是一间小柴房。
  小谢怜也是聪明的,道:“妈妈,我饿了,你可不可以找点吃的给我。”
  可是美妇哪那么容易上当,“你别想调走我,你是我的孩子啊。你怎么能骗妈妈呢?”
  小谢怜自然知道她不可能这么容易上当,“妈妈,我是真的饿了,不然我跟着你一起出去。”
  “乖孩子。美妇的心情好了起来,身手要牵小谢怜的手。
  小谢怜犹豫了一会,准备伸手之时,柴房的大门突然碎成一地渣。
  “花,花城主……”美妇脸上透露出惊恐的表情,突然又想到什么,抓起小谢怜,掐住他的脖子“你,你别过来……”
  “放开你的脏手。”花城身上巨大的威压压的失子女整个人都开始颤抖。
  花城转头对着小谢怜一笑,道“殿下,稍微忍耐一下。”
  突然身边的失子女的手臂炸开一团黑色的血花,而离她最近的小谢怜什么也没有被溅到。
  “啊啊啊啊”凄厉的惨叫声回荡起来。
  “碰”失子女的另一只手臂也炸开来。
  “你真是,好大的胆子,嗯?” 花城笑着。
  “碰”
  “他岂是你能碰的。”
  “碰”
  “碰”
  ……
  整个房间都被染上一层黑色,花城抬步走向小谢怜。 “殿下别怕,没事了。”
  明明是那么可怕的花城,小谢怜却觉得一点也不可怕,抓住花城伸来的那只手。
  经过失子女事件后,花城对小谢怜的保护更加严密了,几乎时时刻刻都要跟在小谢怜身边。
   “殿下想去外面看看嘛?”花城问道。
  只见小谢怜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,但又摇了摇头。
  “嗯?”
  “哥哥,会不开心。”小谢怜道。
  花城到是愣了一下,随即笑到,“不会,若是殿下想去的话,我不会不开心。”
  小谢怜想了想,“想去。”
  只见花城对着旁边的姑娘说了几句,然后对着小谢怜,道:“那殿下我们走吧。”
  小谢怜“第一次”踏出这大门,外面世界的天空一片漆黑,各种奇形怪状的鬼在大街上游走。
  “花城主好。”
  还有许多人对着花城打招呼,不过他都没理罢了。
  “殿下想去哪里晚呢?”
  “逛逛吧。”小谢怜也不知道去哪里玩,只能说道。
  花城是很乐意陪小谢怜逛的。
  两人走在大街上,旁边的小店都招呼着他们,小谢怜眼花缭乱,毕竟这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了。
  突然小谢怜看见一幕,指着道:“哥哥那个是干什么。”
  花城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两人正在阁楼狂热地接着吻。
  “殿下,那是一种鬼市特殊的表达对别人有好感的方式。”花城忽悠着。
  小谢怜低头想了想,拉了拉花城的衣服,示意要他蹲下。
  “嗯?”花城以为小谢怜有什么事,一蹲下,毫无防备的被小谢怜一口亲在嘴上。
  “对哥哥有好感。”小谢怜对着花城灿烂一笑。
  花城像是触电了般,站起来,背过身去,良久,转身对着小谢怜严肃地说:“殿下,这个只能对自己最有好感的人做,不能对别人做,知道了吗?”
  小谢怜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  之后小谢怜无疑就是在路边的小摊上看了看,倒也没干什么。
  “哥哥,你是鬼吗?”小谢怜突然问道,那次失子女事件是他第一次见到花城生气的样子。
  小谢怜微微抬头,看了眼花城,那样子实在跟妖魔鬼怪联系不到一起。
  “若我是的话殿下你会怕我吗?”
  小谢怜摇了摇头,“哥哥很好。”谢怜顿了顿,上次他在书中看到鬼是因恨而生的,“哥哥你有恨的人吗?”
  “殿下为何这么问?”
  “书上说,鬼是因恨而生,所以……”小谢怜吞吞吐吐着说,觉得这般问人隐私没礼貌。
  “哈哈,殿下,我没有极恨之人,但我有个极爱之人,他很容易弄伤自己,我放心不下啊。”花城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天空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小谢怜顿了一下,心道:哥哥一定是爱“她”入骨吧,不然不惜化为鬼也要护“她”,不过那姑娘是谁呢?小谢怜没有去问,只是心里微微有些怪怪的感觉罢了。

【花怜】养成记①

  ①年龄操作 ,9岁谢怜出没,设定无记忆        ②谢怜人设性格有大改  
         ③ooc属于我
         ④特别短小的脑洞  
          夜幕笼罩在天空上,衬托得森林更加恐怖,几只乌鸦飞过上空,森林一片寂静。   一白一红突然出现在森林中。  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呼……”谢怜呼出一口气,“所有恶灵都收服完了。”他收起一个小坛子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既然办完了那我们回去休息吧。”花城从怀里掏出两个骰子,正准备要丢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三郎等等!”谢怜突然叫住花城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哥哥?”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远处的草丛边不知什么物体正发出微弱的光,在这黑夜下异常明显。谢怜慢慢走进那不明物体,想要看清究竟是何物,只见那白光突然闪烁,光芒越发强烈,刺得谢怜真不开眼。,瞬间脑子里有一丝眩晕,眼前的白芒褪去,无尽的黑暗渐渐攀上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!”花城连忙接住摇晃不定的谢怜,再看看那发白光之处,确是什么也没有,“该死!”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谢怜缓缓睁开眼,支撑着自己坐起来,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怀住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哥你醒了,有没有什么不适!”花城抱着谢怜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让三郎担心的,并无大碍。”谢怜顺了顺花城的后背,让他安心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花城抓住谢怜的双肩,严肃道:“殿下以后不能这么冒险了,下次若是发现这种不明之物让我来便好。”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我大意了。”谢怜知道他这是真的生气了,信号没有什么危险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三郎,我昏迷几天了。”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四天。”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啊,这么久了吗,谢怜想着,准备下床。      “呃……”刚站起来双腿一阵无力,一个没站稳又坐回床上,骨头里传来剧烈的疼痛,就连习惯疼痛的他都皱起了眉头。   “哥哥!”花城扶起谢怜,额头相抵,差看着谢怜身体的情况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花城突然睁眼,眉宇之间皱成一团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谢怜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缩小,花城抱起谢怜,向天界赶去。  
          仙京,风信刚刚从殿中出来,便看见一抹红色身影,风信想都没想,直接喊出:“血雨探花!”
       花城听到了风信的叫喊,停下步伐:“灵文在哪。”
       “血雨探花你想干什么!你把太子殿下怎么了!”
  “灵文在哪?”花城沉着脸。   “你先把太子殿下放下来!”风信盯着他怀中脸色极差的谢怜,感觉谢怜有些不一样了。
  “最后一次,灵文在哪?”花城的身边渐渐飞出死灵碟。
  风信不敢与他硬拼,只道:“在自己殿里处理公文卷宗。”
    风信说完,花城瞬间没了影。
  “碰”大殿的门被花城一脚踢开,正在处理公文的抬头就看见黑着脸的花城和谢怜。    
         “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?”
  花城深吸了口气,让自己平静下来,但是如今谢怜如此,他又如何能平静得下来。
  “被白光闪了一下,便这样了。”
  花城小心翼翼地把谢怜放在桌上,谢怜的冷汗已经打湿了衣服,本来合身的衣服现在也变得松垮垮的。
  “返老还童?”灵文一下子看出了不对劲,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谢怜出事回来找他,毕竟自己说文神,知道的一定很多,但是怕是要让血雨探花失望了。“怪了,这种症状从未见过也听闻。”
  “血雨探花,你说清楚,太子殿下怎么了!”后面的风信也赶来了。
  风信三两不来到殿前。
  “正如你所看到的,太子殿下返老还童了,现在他的身体正在缩小。”灵文道。   
         “这……”风信被惊到了。“那有没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  风信还没说完,灵文直接打断了他,“闻所未闻,既然不知它的病因又如何对症下药,现在当务之急,血雨探花你先说说那团白光。”   
        “不知,是哥哥无意间发现的。”
  “什么风把血雨探花给吹来了?”身后裴茗悠悠道,身后还跟着一小群神官。
  花城根本没理会他,因为谢怜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着,现在已经只有16、17岁的样子了。
  裴茗自然看见了谢怜,于是凑了上来,“太子殿下这是……”
  “说来话长”灵文一一道给他们听。
  “实在是邪乎。”
  “可有救治的办法?”
  “太子殿下会不会就这样缩小然后没了?”
  听到这花城在桌子上狠狠一锤,众神官顿时安静了。
    大殿里就连针掉落在地的声音都可以听到。
   谢怜还在缩小,14岁13岁12岁……最后在似乎9岁的样子停下来了。
  花城叹了口气,没消失便好,没消失便好,他不敢想象自己没了谢怜以后的生活,会杀光人类然后自杀?他不知道。
  在庞大的衣服下,小小的谢怜只有了一个头,他缩卷着身躯,皱起的每天舒张开了,缩小似乎接受了,但是花城不敢觉得,他死死的盯着谢怜,生怕在下一秒谢怜就消失了。
  小小的谢怜睁开了眼睛。
  “太子殿下?”
  “太子殿下感觉如何?”
  众神说道。
  “哥哥……”
  花城刚要说什么。
  谁知,下一秒谢怜竟然哇哇哭了起来,哭声在大殿回荡。
  “这该不会连记忆都缩了吧?”
  其实准确来说,谢怜连一丝一毫的记忆都没了,除了身体还是9岁的样子,记忆已经完全消失了。
  慢慢地,谢怜的哭声淡了下去,一双眼睛懵懂无知的看着众神,他刚想从衣服里爬出来,却被花城抱了回去。
  谢怜呆呆的看着花城,突然谢怜笑了。
  花城愣了一下,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。
  “血雨探花,你还是先给太子殿下穿上衣服吧。”风信看着被用白布裹着的谢怜道。
  但是天界又没有小孩,哪来的衣服给谢怜穿。于是风信看向了慕情。
  “什么意思!看我干嘛!我虽然会补衣服但不会做衣服,而且你把我当什么了!”慕情开口道。
  “我来吧。”灵文自告奋勇,毕竟是做过锦仙衣的,很快,谢怜原来的白袍被改成一件小小的衣服,正好套在谢怜身上,不大不小。
  谢怜被众神盯着有些不自然,抓了抓花城的衣服,然后把自己的头埋在花城怀里,仿佛众神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厉鬼。
  花城开口道:“既然天界也不知,那我便自己去查了。”说完抱着谢怜,丢了骰子,走进那无边的黑暗走了。
  一切发生地太快,众神都还没反应得过来。   花城回到了极乐坊,谢怜乖乖的趴在花城怀中。
  “呐呐。”谢怜开口了,稚嫩的声音从他口中流出,他还不回说话,随便嚷嚷了一句。
  “哥哥啊……唉。”花城看了眼谢怜,又叹了口气,把谢怜放在床上,然后招了几只鬼进来让他们查明此事。
  三只鬼看到谢怜当即一惊,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。
  “哈层猪……”小谢怜又开口了。
  花城挑了下眉头,虽然很含糊,但他还是听懂了谢怜再说什么。
  “哈层猪……”小谢怜又唤了一声,原来小谢怜听到鬼喊花城叫花城主,自己也学了起来,可能是因为九岁的缘故,学得也比较快,只是有些含糊罢了。
   花城哈哈道:“不对,是花城主。”
  “哈层猪。”
  “花~城~主。”
  “花层猪。”
  “是城主啊,哥哥。”花城无奈道。
  “花城猪。”小谢怜似懂非懂又念了一句,然后花城便哭笑不得了。
  之后那个主无论花城怎么教,谢怜还是没有改变,不过……
  在花城放弃的时候小谢怜又道:“哥哥。”他软软的声音说出这句话,虽然花城也不是一次听了,但是瞬间动心了。
  “哥哥。”小谢怜又叫了一句,花城抱起谢怜在他的柔软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  “殿下啊,你这真是让我……”花城无奈的笑笑,没说出后面那句话。
  “咕噜~”小谢怜呆呆的看着花城,他能感觉到身体怪怪的,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,就要作出要哭的势头。
  花城自然知道小谢怜是怎么了,但是鬼市里的东西他实在是不放心让哥哥吃,更何况谢怜现在这么小一只,万一吃坏东西怎么办?
  花城稍作犹豫,还是决定带小谢怜去人间。
  眨眼之间,花城换了身行头,飘逸的长发用一根红绸缎固定在后脑勺,眼罩也没了化作一双妖异的双眸,宛如一位翩翩的贵公子,他抱起小谢怜,再次眨眼便没了人。